国新办开新闻发布会 就养熊取胆等问题答问(2006年1月12日)

日期:2012年10月9日 17:12

 

  2006年1月12日上午10时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林业局、农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有关负责人就动物福利(包括养熊取胆问题)和市场监管等方面情况作介绍,并答记者问。本文为发布会实录。
  国家先后建立起16处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各地建立310多处野生动物救护站,停止“给猛兽投喂活体动物表演”等行为,规范了马戏团野生动物表演活动

  广泛开展公众宣传教育,提倡不滥食野生动物

  “养熊取胆”技术和条件已发生根本性改进,中国“养熊取胆”场已由480多家下降到68家,将继续防止个别的残忍取胆方式。

  [主持人郭卫民]: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近期,我们陆续收到境外媒体一些传真和电话,对包括我国“养熊取胆”在内的一些关于中国在动物保护方面的有关问题表示关注,同时希望了解情况,进行一些采访。

所以,我们请来了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副司长王伟先生,农业部渔政指挥中心副主任李彦亮先生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市场规范管理司副司长于法昌先生,就动物的福利和市场监管方面的问题回答各位的提问。

  [王伟]:

  女士们、先生们,早上好!

  今天,我在这里讲关于野生动物福利问题,我非常高兴,借此机会把中国野生动物福利的有关问题向各位介绍。

  中国野生动物福利状况目前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尤其是《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以后有了很大的加强。野生动物的养殖在我们国家发展非常快,有效缓解了野外资源的压力。在行业迅速发展过程中,国家林业局作为中国陆生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确定的方针,对野生动物的繁殖、利用,采取了行之有效的规范措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中国野生动物的福利状态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中国野生动物福利状况目前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尤其是《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以后有了很大的加强。野生动物的养殖、利用在我们国家发展非常快,有效缓解了野外资源的压力。在行业迅速发展过程中,国家林业局作为中国陆生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按照《野生动物保护法》确定的方针,对野生动物的繁殖、利用,采取了行之有效的规范措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中国野生动物的福利状态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一是发布技术法规和改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条件。到目前,我们已经发布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管理办法》、《陆生野生动物(兽类)饲养场通用技术条件》和《陆生野生动物(鸟类)饲养场通用技术条件》、《陆生野生动物(两栖爬行类》饲养场通过技术条件》,对野生动物养殖场地、卫生防疫、技术条件、饲料及资金保障均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二是国家先后建立起16处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并指导各地建立了310多处野生动物救护站。对伤病的野生动物进行了及时的救助,并对大部分野生动物适时放归。

  三是停止“给猛兽投喂活体动物表演”等行为,规范了马戏团野生动物表演活动。

  四是清理整顿。我们委托专家,每年都要进行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实验动物养殖的检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同时,建立了评估制度。到目前为止,养殖场和实验动物的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进。

  五是与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共同对市场准入机制加强了管理,对野生动物活体开始实施了标记。2006年实行活体标记的有6种和11类。建立了野生动物档案,强化了监管措施,确保对野生动物有良好的对待。

  六是发布了《活体野生动物运输要求》,确保野生动物的运输条件和安全。在此基础上与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积极合作,以更好地推行国际野生动物航空运输的技术标准。

  七是广泛开展公众宣传教育,提倡不滥食野生动物,同时公布了《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育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共54种。在社会上得到了广泛的赞同,形成了共同关爱、善待野生动物的良好氛围。

  上述努力,使中国野生动物福利状态得到极大改善。在中国野生动物园、动物园、救护中心、繁殖利用基地,绝大部分野生动物生活状态已经达到相关标准。

  二、“养熊取胆”技术和条件已发生根本性改进,为保护野外熊类资源和治病救人发挥了积极作用。

  “养熊取胆”在中国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其目的是为了改变以往“猎熊取胆”的方式,更好地保护熊类野外资源。

  有关资料表明,饲养黑熊取胆一头相当于220头黑熊免遭猎杀,是以小种群保护大种群的很好的措施。但是,由于当时有关野生动物保护法规的不健全,一些养熊场单纯追求经济效益,出现了条件比较落后、养殖技术不是很成熟的现象,以残酷的手段取胆。经过我们多年的努力,现在这些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观。

  一是1988年《野生动物保护法》发布以后,黑熊、棕熊被列为中国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马来熊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在有关国际公约中,黑熊被列为一类物种,在我们国家是二级保护,规定的不一样,所以我们可以利用。

  二是1992年以后,我们对商业性出口含熊胆制品的申请一律不予批准。

  三是制定了发布《黑熊养殖利用技术管理暂行规定》。要求“养熊取胆”做到卫生、无痛操作,并严格规定了对养殖熊的福利、活动、繁殖的技术手段和条件。

  四是开展了一系列的清理整顿。目前,中国“养熊取胆”场已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480多家下降到目前的68家。

  五是国家林业局联合卫生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和国家中医药局等5部门于2004年下发专门文件,再次要求停止从野外猎捕熊类,并进一步要求规范熊类驯养繁殖活动,对非法从事“养熊取胆”或养殖条件、技术和管理等不符合技术标准的,坚决依法查处或限期整改。同时,核查库存熊胆粉,实行定点保管制度,一律停止零售熊胆粉的活动,限定熊胆粉的使用范围和对含熊胆成分的产品实行专门标记(归真堂已取得),以切实防止非法养殖或条件恶劣的养熊单位继续非法销售其产品。

  通过上述措施,中国现阶段“养熊取胆”技术和条件与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相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进。采用“铁背心”、“小铁笼”对待取胆熊的情况,已基本改进为“自体造管引流”和无痛操作等等,部分组织或者个人仍在沿用过去的或非法的个案照片和录象渲染中国的“养熊取胆”现状,这实际是对现实的歪曲,并明显存在为筹集资金误导捐赠人的倾向。

  保护野生动物是人类文明的一个象征,中医药治病救人的传统也是人类的一大宝贵遗产。熊胆是传统中药中的重要原料,其综合功效尚无法用其他药物代替,需使用熊胆的中药达123个品种。通过“养熊取胆”保护了野外熊,同时我们将继续防止个别的残忍取胆方式。

  三是全面规范毛皮野生动物养殖利用技术和取皮方法。
……
    谢谢大家!

  [郭卫民]:

  介绍就到这里,现在欢迎大家提问,大家可以向三位提出问题。

  [美联社记者]:

  首先,我想问王先生一个问题。刚才您提到了“养熊取胆”的问题,您刚才说,现在有一些保护组织所使用的关于“养熊取胆”的资料和录像带已经过时了,那么,我问一下,就您这个单位认为,现在在“小铁笼”取胆的做法是否普遍存在,这个范围有多大?你认为有多少人现在采取了正当的措施来“养熊取胆”。第二个问题问于先生,您刚才提到在节日期间会命令有关的公司和饭店停止使用鱼翅这样的东西作为做饭的原料,在今年的春节期间,你们打算对多少家饭店或者是饭馆进行检查,如果发现有人违规采用鱼翅作为原料的话,你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王伟]:

  黑熊养殖,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从过去养熊场数量很多已经降下来了,表明了我们的决心和态度。但是,对养熊场的技术和要求,是按照《黑熊养殖利用技术管理暂行规定》来规范的。目前所了解的68家中相当部分是符合要求的,有专门活动、繁殖的场所,取胆方式是符合要求的。对一些不符合要求的小企业,我们还将继续采取关停并转的办法。对既不能放回野外,也不能处死的黑熊实行归并。

  黑熊养殖毕竟是市场行为,我们做一些大的企业,收购小的企业,解决黑熊取胆的问题。最终要在“养熊取胆”的行业中,对一些不规范,达不到技术要求的小的企业都逐步取缔掉。

  政府“禁止滥食野生动物”,公布了一个可以食用和经营利用的野生动物名单,有54种,改变了对野生动物的低效食用方式。


    [美国奈特•里德报系记者]:

  我有三个问题请教一下王副司长,第一个问题,您是否能告诉我们,现在中国“养熊取胆”农场里一共有多少只熊?第二个问题,您是否认为“养熊取胆”这种做法是完全人道的,无痛的做法?第三个问题,前几天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中国完全取缔“养熊取胆”的做法,对此有何看法?

  [王伟]:

  这个问题也是今天很重要的内容。关于我们国家“养熊取胆”的情况,我已做了介绍。始于80年代,也就是《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之前,是1982、1983年,我国从国外引进的活熊取胆技术。当时,养熊场建立起来了。1988年颁布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经过多年的强化管理,由过去的不规范到逐步规范,由过去“痛苦”达到现在基本无管引流或者造管引流的办法取胆,大大缓解了黑熊的痛苦。

  通过去年的整顿,我们认为符合规定要求和达到标准的养熊场的黑熊数量大约是7000只左右。你可能会问,十几年、二十年,黑熊的数量从过去国际上报道的数字,到现在为什么没有增加,为什么也没有减少?这个问题我可以在这儿也顺便提一下。一个是过去养殖繁殖黑熊技术不是很过关,通过几年的科技攻关,现在人工繁殖技术已经达到了要求,黑熊在养殖场繁殖有一定的增加。黑熊每年也有一些淘汰,也有一些自然死亡的现象。所以,这样数字基本保持了持平。另外,通过市场调节的办法控制养殖规模,一个是建立市场准入机制。我们对现有的熊胆粉进行登记,控制熊胆粉做药的一些品种和企业,凡是国家没有新药证书或者没有药准字号的都不得用熊胆粉生产。这样,把熊胆粉降下来以后,养熊场的黑熊数量逐步达到了稳定的状态。

  第二个问题,取胆引流的问题。从国外引进这种养熊取胆技术,初期确实对熊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从我个人看,一开始那种养熊取胆的办法我也是不赞成的。作为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我觉得引流的办法令熊非常痛苦。但是,我现在基本改变了自己的观点,为什么改变了自己的观点?因为现在基本是“无痛引流”,用熊本身的组织来引流,熊的痛苦大大减少。过去用“铁背心”养殖的方法现在基本上没有了。同时,政府部门也加大了养熊清理整顿力度,对养熊不规范,达不到政府部门规定和要求的,都列入了清理整顿的范围,这样的企业不准许它再继续从事养熊这种行业。现在给大家提供的数字中,大家可能看得出来,从480多家下降到68家,也应该说明了这一点。

  第三个问题,中国政府会不会取缔“活熊取胆”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熊胆粉的作用是其他中药不可替代的,它具有止疼和消炎等综合功效。到目前为止,我们中药品种还有123个品种是需要熊胆作原料,有183个企业需要熊胆粉支撑。这种情况下,在没有找到很好的替代品之前,到目前我们还没有时间表宣布“活熊取胆”取缔的问题。我们只是说在今后的养熊的过程中,通过增加科技含量和技术含量进一步解决黑熊取胆痛苦的问题,这是我们今后加强和努力的方面。

  谢谢!

  另外补充一点,欧洲议会要通过立法或者要议员签名来庆祝中国取缔黑熊的这种行动,我们不太理解。他们的消息是从哪一个渠道获得的,这种消息是否属实?我想,官方的消息应该是准确的。不能随便听说一个消息就到处宣布,这使一些不明真相或者不了解目前中国现状的人受到蒙蔽,这方面我们在这个场合应该进一步澄清一下。

  [郭卫民]:

  取消“黑熊取胆”的消息。

  [王伟]:

  有关国际组织,包括一些从事环保、动物保护的工作者,应该经常跟政府部门做一些交流,沟通一些信息,免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争端。

   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